(1)毕业旅行(上) 下个月就要和女友结婚了,现在把这几年来和女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记录下 来,跟院里的诸位前辈一起分享。 女友名叫申孟琦,我一般喜欢称她为申小琦。我们俩是高中同学,但正式确 立男女朋友关系是在大学二年级、大学三年加上研究生两年,到现在已经在一起 五年了。大学的时候和女友交往还是非常艰难的,并不是因为我们之间感情或沟 通有什麽问题,而是因为距离太远。 我在北京的Y大上大学,而女友在厦门的J大,相隔万里,见一次面非常不 容易,只有放寒暑假在家的时候接触的机会比较多,但研究生期间就不一样了, 这个时候,女友考上了我所在的Y大的研究生,我们所学的专业都是法律,因此 也成为了一个学院的同学。 在我看来,小琦绝对算得上是女神级的女孩,166公分的身高,可萝莉, 可御姐,34D的豪乳和丰满的翘臀更是令所有男人想入非非,一双又白又直的 玉腿更是让人过目不忘。虽然外形很女人,但从性格上来讲,女友却绝对算得上 是一个女汉子,平时有些小马大哈,跟谁都能谈得来,但同时又是个直肠子,甚 至还愿意打抱不平,这也让我暴露女友的计划频频破产。 法学院的女生绝对不在少数,美女也有很多,但在这样的环境中,女友依然 耀眼夺目。记得刚开学的时候,学院里的很多男生就已经对她蠢蠢欲动了,当得 知女友已经名花有主,并且其男友就是我的时候,很多人都非常泄气,当然,还 有那麽一小撮人并没有放弃染指女友的打算。 去年夏天毕业季,大家一起商量要去毕业旅行,很多同学因为工作实习的原 因选择放弃,最後只有我和小琦,以及其他二十几名同学一起参加了毕业旅行。 当时正值六月中旬,北京的气温非常高,因为要出去旅行,我和小琦的穿着 都比较简单舒适,特别是小琦,上身是一件紧身的白色蕾丝吊带,下身穿着刚刚 能包裹住臀部的牛仔热裤,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简单却不失性感。在牛仔热裤 的衬托下,小琦的小屁股显得更加挺巧惹火,更要命的是,由於上身的吊带领口 较低,小琦每次俯下身子的时候都会大泄春光,还好这小妮子比较小心,每次弯 腰时都会用手摁住领口以防走光。 我们选择了距离北京比较近的北戴河游玩,为了节省旅行经费,班长跟大家 商议後,选择了坐慢车前往北戴河,要四个多小时才能到。 在火车上,我和小琦、小琦的室友小姿坐在一排,我坐在靠过道的位子上, 小琦在中间,而小姿靠窗坐。我们对面则坐着两个男生,一个是我的舍友聪哥, 另一个是聪哥的死党,号称「学院第一胖」,体重超过100公斤的老杨,我们 平时都称其为胖子,由於体积太大,他一个人就占了两个人的位子。本来应该坐 在胖子旁边的是一个小女生,名叫安妮,她是小琦的另外一位室友(读研究生时 我们住三人间),而此时,安妮已经被胖子挤到了过道另一边的座位上,和另外 几个女生挤坐在一起。 大家纷纷提议打牌,我们五个人也玩起了三国杀,不亦乐乎。 第一轮我是主公,小琦是忠臣,结果我们俩大获全胜。 「大年玩得不错啊,看来一下子就认出来孟琦是你的忠臣啊!」聪哥一边揭 牌一边称赞我。 「那是,」我伸出右手搂住小琦,手掌抚摸着她光滑的肩膀和锁骨,无比享 受:「夫唱妇随嘛!哈哈。」 「你就得瑟吧!」小琦笑着说:「看你笨的,上一把要不是我发挥得好,你 早就被胖子这个反贼杀死了吧!」 「哪里啊,孟琦,有你这麽个大美女当忠臣,我哪舍得杀主公啊!哈哈!」 胖子开始拿小琦调侃。 「讨厌啊,别废话啦,快揭牌吧!」小琦娇嗔道。 大家玩得尽兴,特别是小琦和旁边的小姿运气很好,连赢了三把,而对面的 聪哥和胖子却明显不在状态,我留意观察,也渐渐地看出了端倪。 小琦这小妮子,本来一直很注意谨防走光,现在玩得高兴,完全忘了胸前领 口较低这件事,每赢一次都高兴的手舞足蹈。这下可好,洗好的纸牌放在靠窗的 位置,小琦每次揭牌都要伸长胳膊、俯下身子,这样一来,胸前就大泄春光了, 从我的角度虽然看不到,但是坐在对面靠窗位子的聪哥一定可以看到小琦黑色的 bra了,这也意味着小琦雪白傲人的双乳、那白花花的乳肉,已经有一半被聪 哥这小子看光了!一想到这一点,我的心就扑通的跳个不停,好刺激啊!哈哈。 如我所料,聪哥果然是满眼放光,不放过丝毫机会瞄向小琦的胸部,而坐在 一旁的胖子也死命地往聪哥的方向挤,看俩他也看出了端倪,想来分一杯羹。 既然你们想看,那就让你们看得更爽吧!我若无其事的把手搭在小琦的肩膀 上,并把她文胸的带子向外侧推,这样,文胸变得更松了,小琦正玩得尽兴,却 没有察觉,对面这俩小子看得更爽了吧! 我装作坐累了的样子,表示要站起来放松一下,这样,我每次俯下身子拿牌 的时候角度会更好,女友暴露到何种程度便一目了然。不看还好,这一看,我却 大吃一惊,小琦今天文胸的位置很低,从我的角度看,她的乳豆几乎都要跳了出 来,而从聪哥的角度来看,我估计也能看到半个乳晕了吧!这次可亏了,让这家 夥一饱眼福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会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大家游戏也玩腻了,都感觉有些疲 惫。 「不行了,坐火车就是困啊!」最里面的小姿先撑不住了:「你们大家接着 玩吧,我要休息休息啦!」 「那我们就到此打住吧,都睡一会,到了北戴河有得玩呢!」我如此提议。 聪哥和胖子显然是不太甘心,但也没有办法,也只好同意。 小琦靠在我的肩膀上昏昏欲睡,不一会儿,就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坐在对 面的聪哥和胖子,一个趴在桌子上,一个靠在椅子背上,也休息起来。 大家都睡着了,我却有些无所事事了,右臂搂着小琦细细的腰肢不能活动, 只好用左手拨弄着手机。因为右臂挤在小琦和座椅靠背之间,血液流通不畅,不 一会儿就觉得有些麻木了,我本想伸展手指放松一下,却无意戳到了旁边小姿的 腰部,而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记得原来听小琦说过,在她们寝室,小姿是睡觉最死的人,想到这一点,我 胸中顿时升起一股邪恶的慾火。虽然守着小琦这样一个大美女,但还是抵不过想 嚐嚐鲜的欲望,况且我对小姿已经窥伺已久了,这小姑娘脸蛋儿身材虽都不如女 友,但也是上等货色啊!而且小姿是那种骨架很小,但很有肉感的小女人,干起 来一定很爽吧! 由於座位比较狭小,大家都挤得比较近,我眯起眼睛假装睡觉,而胳膊却慢 慢的伸直,手掌已经放到了小姿的背後,还好女友睡得也很香,并没有被我移动 的胳膊打扰到,当然,小姿也没有反应。 小姿趴在桌子上睡得很沈,看着她的身子随着呼吸一起一沈,我也放心了些 许。於是,我把手掌轻轻的放在了小姿的後腰上,然後慢慢地伸进了她的小裙子 内。刚进去半截手指就碰到了她的小内裤,哈哈,我当然是毫不留情的又把手掌 伸进了她的内裤里面。 由於小姿是趴在桌子上睡觉,这也导致她的屁股是处於半撅起的状态,这可 是方便了我啊,伸进去不到半个手掌,我的手指便触碰到了小姿深深的臀沟,看 她没有反应,我更是放大了胆子,用三根手指轻轻的在她富有弹性的小屁股上揉 捏。 在女友身边去占其他女人的便宜真是刺激啊,虽然只是摸了摸小姿的屁股, 但我的下面已经隆起了鼓鼓的一团,我连忙用左手遮掩。都走到这一步了,我当 然不会放手,於是继续深入,用自己的中指顺着小姿的臀沟向里走,而另外四只 手指已经侵占了她的两片臀瓣,这刺激,这手感真是妙不可言,而且,我判断, 我的中指应该马上就会触碰到小姿的菊门了。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姿的身体忽然抽搐了一下,我的小心脏也差点没有 跳出来。『我操!这要是被发现了,我以後还怎麽做人啊,女友小琦该怎麽看我 哪!』一瞬间我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不过还好小姿并没有醒来,但这也给我 提了个醒,不能操之过急。 经过小姿这麽一抽搐,我也清醒了不少,这时才发现,原来对面的胖子也没 闲着,而且这家夥竟然打的是我女友的主意。一边,我的右手还摁在小姿的屁股 上,另一边,我也继续眯上眼睛装睡,看看胖子有什麽打算。 胖子把自己的手放在膝盖上,由於座位狭小,他又正好坐在小琦的对面,这 样,他的手距离小琦那诱人的白嫩玉腿之後三、四厘米的距离了。胖子看我和小 琦都睡熟了,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开始用自己的手指去碰触女友的膝盖,见女 友没反应,他又左顾右盼了一番,确认没人注意後,他竟伸出自己粗糙肥厚的手 掌,慢慢地放在了女友洁白如玉的大腿上。 我眯着眼睛看到,胖子摸到女友的大腿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後他的手 掌开始小心的揉捏和滑动,小琦光滑且没有一丝赘肉的大腿就这样沦陷了。他妈 的,就是胖子这个德行,要不是我装睡,可能他的手指一辈子都不会碰到小琦这 样级别的美女,这次真是便宜他了,不过谁让我有绿帽情结呢!想到自己吃了这 麽大的亏,我又用手指轻轻捏了捏小姿的肉臀,心想,我也不能总吃亏! 胖子显然并不满足於这些,他粗糙的手掌渐渐地转向了女友大腿的内侧。这 下可惨了,我清楚的知道,大腿内侧是小琦最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这下她一定会 感觉到的,如果胖子被抓个正着,这可怎麽下台啊?果不其然,胖子可能还没来 得及感受那无与伦比的肉感,小琦的大腿就突然抖动了一下,胖子也吓得迅速收 回了自己的咸猪蹄,还好,小琦并没有醒过来。 我眯着眼睛,看着胖子惊慌失措的样子觉得很好笑,这个色鬼,想吃豆腐不 说,胆子还这麽小,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哈哈。不过,胖子似乎并不如我想像的 那样怂,他在自己的位子上端坐了几分钟後,突然悄悄的把他的手机放在地上, 然後又用脚把他的手机踢到了我和小琦的座位下面。这是要做什麽,我可就不明 白了。 只见他小声嘟囔了一句:「哎呦,手机怎麽掉了。」然後艰难的俯下身子, 伸手去捡自己的手机。由於座位非常狭小,胖子弯腰之後,他的那个猪头距离小 琦白花花的大腿也只有几公分之距,相信他已经可以闻到小琦身上发出的阵阵幽 香了。 之後,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这头死猪竟然慢慢伸出了自己的舌头,然後 在小琦洁白光滑如玉的大腿上轻轻的舔了下去!我擦,这她妈也太恶心了吧?胖 子拾起自己的手机之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开始摆弄自己的手机,而我还可 以清楚地看到小琦大腿上,胖子留下的那一抹唾液,在光线折射的作用下还泛着 光芒! 操!这头死猪,还好是夏天,温度比较高,唾液的痕迹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随着火车驰骋在铁道上发出的有规律的声音,我们一行人也很快到了北戴河,而 在那美丽的海边,我和小琦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